• 生活
  • 娱乐
  • 健康
  • 教育
  • 海清别拿自己当回事儿跟小沈阳拍戏得憋着图

    2019-06-07 23:13:36 来源: 襄阳ope手机版

    儿童发烧怎样退烧快
    儿童发烧怎样退烧快
    儿童发烧怎样退烧快

    海清

    海清快乐随意

    海清又接了一部看起来会火的戏:《后厨》。在这部电视剧中,演对手戏的是小沈阳:之前没有太多的联系,春晚的时候因为知道是下部戏要合作,打过几次招呼。我非常喜欢看他的小品,演得好。到了拍摄的时候,海清一看到小沈阳就得憋着,要不,一不小心会笑场。

    这段时间,海清处于被娱乐媒体关照的时间,关于她的传闻不少,海清对这些一向不谈,她常常对回答这些问题提不起精神来,远没有她对于角色对于戏剧方面的问题热衷于表述。

    处于一个知足的状态

    演过陈凯歌的《赵氏孤儿》,海清虽然戏份不多,但大家都觉得是该进军大银幕了。之前有不少演员都是从电视剧起家,但是终投入了电影的怀抱。

    她自己似乎没这么想,甚至根本不去想这么多。

    每一个表演都是机会,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从电影,到电视剧,到舞台,到春晚,每一种我都愿意尝试。她的选择标准只是好的剧本,语气中带有一点点遗憾,感叹这一年来到手的好剧本真的不多,演员,就是被动的职业,我又不能自己编写剧本,那是编剧的事儿。我就等,等到一个剧本、一个合适的角色。这些都需要机缘。

    什么是合适的角色?大家的脑子里已经为她定型,比如媳妇。海清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如果是重复的,对于我自己的表演上没有突破和长进的,我可能就不太会接。我自己不会刻意限定在某一个题材上。海清表示近没收到太多邀约,因为去年我已经决定要拍《后厨》,大家知道这事儿,所以不会再做无用功来找我了。

    名声水涨船高,大牌这个说法开始和海清沾边。

    大牌这个词要看怎么理解,它可以是褒义,也可以是贬义。至于说的采访不到我那倒不是因为大牌。主要是我吧,怕自己成话痨。我是个不太热衷于接受采访的人,没那么多东西想要表达。另一方面,现在每天都有许多通告,可我只有24小时,除了睡觉,吃饭,就10小时可以用来工作吧就这么点时间了。有时候,真的做不过来,我的工作人员会进行一些选择,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就像是医生看病,他就这么多时间,一天能看的病人就这些,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也让同事们尽量协调,尽量做到大家都满意。说实话挺难的。

    说起这些,海清伶牙俐齿,显示出句句在理。

    片约多,地位自然上去了,称她现在是电视剧一姐,海清立刻拒绝接受:一姐这个词和我没有关系,这个词不在我的字典里。

    工作填满生活,可支配的时间少了,自然不如从前自由。我的心是自由的。因为我非常愿意做这个工作,处于一个知足的状态。抱怨也是会有的,但很多时候你再抱怨也没有用。该干的活一样也少不了。像现在的我就基本不抱怨了。

    中性打扮是图方便

    衡量一个明星红不红,除了要看作品产量之外,还要计算她私下被拍到的次数。只有大热的演员,才有被镜头追逐的可能。

    这样一来,私下打扮变得尤为重要,比起每次登台的光鲜照人,私服更能体现一个人的实际品位。就平日打扮,看得出海清很爱穿,也很会穿。据说,她很早就已经购置一线名牌;某回接受采访,她还透露自己是那种会在I.T.泡很久的人。

    海清自己都没细算过每个月花在服装上面的钱究竟有多少,现在工作忙起来,没太多时间购物,常的置装只能是参加活动,造型师做完造型,或者是拍摄时装片,我觉得这个衣服不错、这个裤子不错,就问她们直接买下来了。

    印象里,海清的打扮一贯中性。她说:这为了图方便。

    长期保持短发,是没机会等它长长。一进组就要剪。因为你知道,头发长到了耳朵后面的阶段特别难受,而且又没型。一去参加活动什么的,就被造型师剪了。海清期待着能接到一部古装戏,尝试一下长发的样子,我自己不排斥长发的打扮!

    听了这话,造型师可以放胆来试一试了。

    前段时间,海清在自己微薄上晒出一张照片,绅士装、红唇、精干的发型为某时尚杂志拍的大片。

    我自己挺喜欢的。倒没觉得犀利强势,拍摄的时候摄影师和我说,希望有一种距离感、大气的感觉。因为打造的是时尚女郎嘛,要酷,要冷。这种风格我是喜欢,不过生活中肯定不会那么。

    海清喜欢逛小店,那些小店多是店主去韩国和欧洲直接进货,老板本身是买手,至于价格,

    南通如东猥琐男厕所用手机偷拍如厕女子被拘留

    “莲香清韵”张春雨 杜占存 楚月娟 三人联展在北京东方艺术馆举办

    老人骑800千克鳄鱼玩耍被咬数次仍不惧

    南通如东猥琐男厕所用手机偷拍如厕女子被拘留
    “莲香清韵”张春雨 杜占存 楚月娟 三人联展在北京东方艺术馆举办
    老人骑800千克鳄鱼玩耍被咬数次仍不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