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
  • 娱乐
  • 健康
  • 教育
  • 婚宴租车司机醉驾致一人亡新郎被判担责三成

    2019-07-09 15:02:04 来源: 襄阳ope手机版

    婚宴租车司机醉驾致一人亡 新郎被判担责三成喊冤

    一起看似普通的醉驾致人死亡案件,日前成为江门一些市民热议的焦点。据了解,2012年11月5日凌晨1时35分,一辆载有7人的小轿车在开平市水口镇向市区长沙方向行驶时发生事故,驶出公路右侧路外碰撞路树,造成车辆损坏,车内一人死亡。经交警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证实,杨某金醉酒后驾驶的是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的机动车,载人超过核定人数,应承担事故的全部;但是,在事故赔偿问题上,两级法院审理认为,因婚宴约请众人玩乐的新郎谢某培对出租车辆负有管理,判决其承担本案30%的赔偿。新郎不服,继续向省高院申诉。

    新郎喊冤“是其胞兄抢回车钥匙,让醉驾者驾驶的”

    2012年11月2日,谢某培、杨某永和杨某成3人(都有驾驶证)各出资500元,签订3份合同向车主张某成(挂靠在新会某汽车租赁服务中心)租车,11月4日,3人各开走1辆租赁车辆去开平水口某酒吧,在那里约了阿珍、阿雁、阿香、阿霞等4人玩乐。

    谢某培描述,11月4日晚10点半玩乐至次日凌晨1点后,其独自驾驶车辆前往苍城;酒吧外,杨某金坐在涉案车辆的驾驶位置上,被人2次从座位上拉下来,要求给有证的杨某成驾驶,钥匙被朋友取走不让杨某金驾驶;但是,由于租赁车辆由杨某永(杨某金胞兄)出资驾驶而来,因而杨某永抢回钥匙交给杨某金驾驶,车祸中死亡的罗某宏拥抱着阿香共同坐在副驾驶位上。

    虽然交警认定事故由杨某金负全责,但是死者家属、伤者起诉,法院判决时,则认为谢某培对车辆有管理义务,损失按照杨某金与谢某培7:3来处理。3辆车各有3人签订合同驾驶,谢某培认为,其只对自己驾驶的车辆负有管理义务,认为原审法院判决其对其他车辆负有管理义务,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出事车辆,则是由租赁人杨某永交给无证的胞弟杨某金驾驶并造成事故,承担连带赔偿的应是杨某永。

    “租车是为了谢某培的婚礼庆典,如果参加婚礼婚宴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都由新郎新娘负责,以后婚礼谁还敢租车呢?”谢某培的辩护律师如是发问。

    谢某培申诉认为,虽然签订租车合同中,出事车辆正是合同中应交付给其驾驶的那辆,但取车时该车已被杨某永开走,交付给他驾驶的是另外的车辆;交警问话笔录中,车主张某成、驾驶人杨某永、第二驾驶人杨某金都相互证实,张某成将车从新会会城交给杨某永驾驶回开平水口,后杨某永将车交给杨某金从水口开往开平市区长沙,才发生事故,谢某培坚持认为,自己不是车辆的管理人。

    但案件经开平法院和江门中院的审理后认为,谢某培不能免责。原因何在?

    法院认定肇事车辆承租主体是新郎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谢某培租车用于结婚,租车后邀请杨某金等人到开平水口酒吧娱乐;判其担责的原因是,离开酒吧时,谢某培见到杨某金坐在驾驶位置上,没有彻底劝阻。

    事故后,谢某培和杨某金两人均向死者家属支付了15000元。死者亲属继而起诉车主张某成、谢某培和杨某金连带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合共382118.27元。

    原审法院认为,虽然谢某培在事故中不承担,但其在事故发生前没有妥善管理车辆,在明知杨某金饮酒后、未取得相应的驾驶资格,车辆超载的情况下,仍放任杨某金驾驶车辆,故应对本案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法院判决杨某金和谢某培各自有过错行为,由杨某金承担本案70%的赔偿,由谢某培承担30%的赔偿,判决杨某金赔偿死者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包括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合共194967.60元,谢某培相应赔偿74986.10元。

    谢某培不服此判决,向江门中院上诉称,虽然其签订合同的车辆为出事车辆,但取车时已经不在,车主交付另一车辆给其驾驶;到开平水口后,谢某培没有请杨某金喝酒,根据交警的问话笔录,多人证明当时有朋友不准杨某金开车,其胞兄抢回车钥匙交由其驾驶并导致事故,出事车辆一直没有交付谢某培使用,其没有管理义务,其也不可能同时对两辆车履行管理义务,本案与其无关,不应承担赔偿。

    “三人租车行为并无违法,只有杨某永使用中将车交给无证、喝酒的胞弟杨某金驾驶才是违法,并与事故的发生和损害结果存在因果关系。”“而在酒吧玩乐结束后,已有同行的两人不让杨某金驾驶并抢走车钥匙,如果不是杨某永将钥匙抢回交给杨某金驾驶,事故就不会发生,因此,杨某永的行为与本案损害结果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涉案车辆是杨某永和杨某金使用,两人应承担本案后果。”谢某培的申诉意见如是表述。

    杨某金则答辩称,谢某培负责安排车辆,交警笔录中“杨某永驾驶卡罗拉(事故车辆)”是笔误。

    谢某培还提出,出事死亡的罗某宏,与同车人一起喝酒玩乐,明知当时的情形杨某金不能驾驶车辆,但仍乘车,在民事上明显自己有过错,应使用过失相抵;而且,当时坐在副驾驶位的罗某宏,不仅不系安全带,还拥抱阿香两人共坐1位,明显造成危险增加和损失扩大,在民事上也应使用过失相抵。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关于肇事车辆的承租主体问题,多份笔录相互印证,证实谢某培为筹办婚宴租车,杨某永、杨某成是帮助其办理租车手续。“谢某培是三辆车的实际承租人,虽然谢某培并没有实际驾驶出事车辆,但其作为该车的实际承租人的身份并没有改变,其在承租期间拥有对车辆的实际支配、使用的权利,同时也应承担妥善保管、保证依法安全使用车辆的。”法院认为谢某培关于车辆未交付其使用、其不是车辆管理人的上诉主张理由不充分。

    法院认为,饮酒后,杨某金坐在驾驶座位上,众人劝阻时,谢某培也在现场,其没有及时坚决予以制止而是交代死者在驾驶过程中看着杨某金,对不法驾驶行为采取放任态度,作为承租人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二审法院去年11月维持原判,谢某培不服,上月底继续向省高院申诉。

    疑虑车主和车行能否免责?

    出租方是否应承担赔偿?谢某培认为,车主张某成通过将车挂靠在他人车行,以非营运车辆作营运车使用,车行老板允许,但没有按照营运车辆规定购买足够保险,因而两人不能够免责,这两人才是车辆的所有人和管理人。

    原审法院认为,张某成尽到了车辆所有人出租车辆应履行的相关义务,对本次交通事故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不承担本案的赔偿;二审法院认为,车主张某成以汽车租赁中心的名义将车辆出租,在办理租车手续过程中完成了对租车人身份、驾驶资格的审查核对,签订合同,车辆性能良好并交付使用,其已履行了作为出租人的义务,在交付使用后发生的事故已不在其掌控范围,无需担责。(杨兴乐)

    原标题:婚宴租车司机醉驾致一人亡新郎被判担责三成喊冤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揭阳治性病的专科医院
    哈尔滨有哪些肝炎医院
    江门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云南有哪些中医妇产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