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奥巴马两房新试验

2018-10-26 13:27:53
奥巴马“两房”新试验 丹尼尔·英迪维格里奥 《大西洋》月刊专栏作家 奥巴马政府现在看起来又不会放弃房利美和房地美了。“两房”曾经发生的数目巨大的会计丑闻没有让它们的影响力消失,纳税人为其承担的1700亿美元(还在不断增加)损失也没有让华府吸取教训。有报道称,奥巴马政府正考虑保留“两房”,但是会对它们的任务稍作改变。不幸的是,从该报道引用的消息人士的描述看,这不像是一次彻底的住房金融政策改革。 这篇来自《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写道: “消息人士称,奥巴马总统已组织一个顾问小组研究一项关于维持政府在全国住房抵押贷款市场中的重要角色、延长覆盖多数购房者的联邦贷款补贴的提议。” “这一决定采用了其高级经济与住房市场顾问的建议,这些专家支持保留政府为多数贷款者提供抵押贷款保险的角色。新提议可能会保留房利美和房地美这两家由政府拥有的抵押贷款融资巨头,尽管可能会让它们换个名字并接受极大的约束。” 如果将这些点联系起来一想,奥巴马政府的提议就开始成形。报道称,政府将为多数抵押贷款提供保险。财政部2月份提出的“两房”处置方案中的三个政策选项,只有一个被采用,即“灾难性担保”(catastrophic guarantee)——政府机构将向投资者出售他们对多数抵押贷款进行的担保。投资者承担损失,并为这些担保支付保费。如果“两房”得以保留,那么它们应该会参与创建这种担保。 游说者对华府灌输这样一种奇怪的观念:抵押贷款若受到政府担保,住房市场就会变得比泡沫时期更加安全。这种观点想得过好,忘得却太多。 首先,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两房”不是故意因自己的房市泡沫策略而差点破产。应该是它们的风险分析师错误地认为它们手头有足够的资金应付一旦“音乐”停止所面临的损失。显然,他们的计算大错特错。现在,要知道,“两房”是营利性企业,它们非常在乎投资者怎么想。如果它们再无法把数字算对、提供安全保障的话,那么谁还真的相信它们今后在官僚而不是投资者的领导下能比上次表现好? 其次,还记得“两房”曾面临的那些抵押贷款损失吗?我曾说过,这些损失中约有四分之三是由担保出问题造成的。也就是说,“两房”做过的危险的事,就是去担保抵押贷款——而这又是政府现在想做的。在上述报道描述的情景下,一旦再出现泡沫,政府(其实也就是纳税人)又得承受大部分灾难性损失。 那么投资者呢?他们要承担损失,会不会就更谨慎了呢?或许如此,但在上次房市泡沫中,银行和投资者持有大量抵押贷款风险敞口——并蒙受了巨大损失。抵押贷款证券变得“有毒”,市场付出了代价。在新的框架下,银行和投资者的损失如若被限制在有限的损失层面,就会减少。但这真的能阻止他们不去努力想办法从一个过热的住房市场中获利?或许我太多疑,但我真的不这么认为。 在奥巴马政府2月提出的三种解决方案中,上述报道中政府倾向的方案,是让政府进一步扮演更大角色——也是为房地产业和华尔街提供多保险的方案。这方面的游说者如此强大,他们得以创造另一种现实:很少有人质疑这样一个观点,那就是如果没有政府的担保,就不会有30年期固定利率抵押贷款。《华盛顿邮报》的那篇报道指出,这样一种观点是一个显而易见且不容置疑的事实:“一旦这个提议变成法律,那种存在了数十年的流行的住房贷款——即30年期、固定在相对较低的利率的抵押贷款——将得以延续。” 那么我想,那个庞大的市场——抵押贷款多到无法得到政府担保的市场——就应该被忽视了。毕竟,有资质的贷款者能够在政府不提供担保的情况下获得30年期固定低利率的贷款。没有政府支持的30年期固定利率抵押贷款无法存活的说法因此是没有根据的。 正如我以前所说,我们知道这一切将如何结束。当面对房地产业和华尔街这些强大对手时,纳税人永远没有希望。 财政部之后对《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道做出回应,称依然计划逐步关闭房利美和房地美,并保护纳税人。对于点,这可能是个技术性争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指出,“两房”可能将换个名字,并被赋予一些新目的,但它们仍然以一种复生的形式存在。对于第二点,归根结底就是信不信政府能为多数抵押贷款提供担保的同时又安全地保护纳税人的问题。我对此深表怀疑。 财政部的声明还写道:“《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称,政府已经为住房金融市场的长期结构选定一个解决方案,这种说法是事实错误。实际上,在总统的要求下,由白宫、财政部、住房和城市发展部三者组建的住房金融改革小组仍在继续权衡并分析政府2月向国会提交的报告中所述的三种选择。” 因此,改革提议可能仍在研究过程中。但《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至少在我看来)已说明,白宫十分倾向“灾难性担保”这一选项的方向。时间会证明一切。兰晓萌 编译gbc平台
云栖麓
郑州房产抵押贷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