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
  • 娱乐
  • 健康
  • 教育
  • 拟出清135股权西飞集团为何舍弃西部信托

    2019-08-13 08:23:57 来源: 襄阳ope手机版

    图虫创意 图 近日,记者从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获悉,西部1.35%的股权正被挂牌转让,转让方为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西飞集团”)。

    据悉,西飞集团为西部信托的第12大股东,持有西部信托1.35%股权。此次若转让成功后,西飞集团将完全退出西部信托。

    “这次股权转让,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要求下属公司清理非主业的股权,是股东层面单方面的行为。”11月15日,西部信托董事会办公室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信托公司股权转让主要与股东对信托公司经营业绩预期、自身的战略布局、财务状况方面的考虑相关。

    挂牌转让系清理非主业

    挂牌信息显示,西飞集团此次共出让西部信托1.35%股权,转让底价为10525.22万元。出让后,西飞集团不再持有西部信托股权。此次转让为西飞集团委托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提出申请,将持有的转让标的公开转让,按本公告内容由(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在其网站及相关媒体上公开发布产权转让信息并由(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组织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在挂牌转让西部信托股权的同一天,西飞集团还挂牌转让了永安1130万股股份。西飞集团持有永安保险0.38%股份,挂牌转让后,将完全退出永安保险。

    根据公开信息,西飞集团创建于1958年5月8日,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是科研、生产一体化的特大型航空工业企业。

    在重要信息披露中,西飞集团还表示,2018年4月27日,依据标的企业章程规定,西飞集团向标的企业全体股东发出《关于转让西部信托有限公司股权的征询函》,征询期30天。截至2018年5月31日,西飞集团共收到陕西省电力建设投资开发公司等9家股东(占比65.31%)回函,同意向现有股东以外第三方转让股权。

    对于接连转让金融类公司股权的原因,该事项受托机构联系人对相关媒体称,此次挂牌出让上述股份,是按照集团要求,清理参股企业股权,主要是非主业参股,并非针对金融类。

    西部信托前三季净利2.07亿

    对于受让方的条件,挂牌信息也进行了明确:意向受让方应为依法设立并有效存续的企业法人、其他经济组织;意向受让方应具有良好的财务状况和支付能力;本项目不接受联合受让。

    那么,股权被转让后,是否会对西部信托业绩、未来发展产生影响?

    上述西部信托人士表示,目前暂无影响。

    据记者了解,2018年,在监管政策的多方施压下,西部信托主动表态将采取措施控制通道业务,且已暂缓受理新报送的通道业务。由于通道业务占比高,业务收缩给公司业绩带来了一定的冲击。

    根据西部信托2017年年报,公司净利润为3.45亿元,相较2016年的7.59亿元大幅下降54.6%,在68家信托公司排名中由32位降至55位。

    此次的挂牌信息也透露了西部信托一期的营收情况。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西部信托实现营业收入4.65亿元,营业利润2.73亿元,净利润2.07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西部信托为股份制地方金融企业,是在原陕西信托投资有限公司(1981年成立)和陕西省西北信托投资有限公司(1987年成立)合并重组的基础上,经过清产核资、资产评估、增扩资本、申报登记等程序,并于2002年7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西部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登记成立。随着业务发展的需要,2008年8月,经(,)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批复,更名为西部信托有限公司,2015年12月31日,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15亿元。

    根据2017年年报,西部信托共有24名股东,陕西省电力建设投资开发公司出资额占其注册资金的57.78%,为西部信托大股东。其余持股5%以上的股东分别为陕西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重庆中侨置业有限公司、彩虹集团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8.66%、6.36%、5.01%。此次的出让方西飞集团位列第12位。

    信托股权转让审查趋严

    从去年开始,监管部门对于信托股权转让的审查趋于严格。有信托公司人士对相关媒体透露,“不足2%的股权划拨,从递交材料到获批大概用了半年时间,这还是转让方完全符合资格的情况下。”

    记者根据2017年年报披露的信息不完全统计,2017年,有11家信托公司公布其股东的变化情况,包括渤海信托、光大信托、国联信托、杭州信托、华能信托等。其中,股权变动比例在5%以上的有渤海信托、国联信托、杭州信托、华融信托、建信信托、苏州信托、浙金信托7家;20%以上的则仅有浙金信托、渤海信托两家。

    今年以来的情况与去年相似。今年1月初,江西银监局核准了中江信托的股权变更,批准江西省财政厅、江西省财政投资管理公司将合计持有的20.76%股权无偿划至江西省金融控股集团名下。

    3月底,天津银监局核准天津信托股权变更,同意天津滨海新区财政局将持有的1.05%股权转让给天津教育发展投资有限公司。4月初,北京银监局核准华鑫信托控股股东集团将其持有股权转让给子公司——华电集团资本控股,华电集团资本控股成为持股华鑫信托69.84%的控股股东。不难发现,信托公司的股权变化基本仍以划拨、集团安排为主。

    另外,记者注意到,今年也有部分信托公司的外资股东在撤离。比如9月26日,兴业信托的外资股东将其持有的近8.42%股权转让,接盘者是(,)。

    帅国让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信托公司股东出清、转让股权的做法,与公司的战略发展高度相关。当前,国内信托业的发展进入调整期,转型之路曲折,这也使众多中外资股东调整了信托战略投资。此外,如果股东在信托公司发挥的作用有限,或者信托公司对持股股东的业绩、业务发展并未产生多大的助力,就会考虑股权转让。

    信托公司研究员袁吉伟此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信托公司股权变动,不仅跟信托公司自身经营发展有关,也跟股东战略目标等因素有关,所以信托公司股权变动可能存在很多个性化因素。

    袁吉伟同时表示,从具体股权变动来看,并没有发生信托公司控股权的变动,说明控股股东对于信托牌照还是认可的。作为信托公司来说,也是希望在引进外部资金的同时,获取更优质股东的支持。此外,今年资管新规落地后,信托牌照价值会有所重估,也可能引发进一步股权变动。

    本文标签: